post | sidebar | footer

2013年5月16日

沒有失眠的值班室

相片 2013-05-16 02.29.14-1



我的實習將在小港醫院結束,
所以今晚的值班是我實習生涯中,在高醫最後的一晚了,
很難想像我們在這樣小小的值班室裡睡上了一百天

在這個不到幾坪的空間裡,
有著被噴濺過病人血體液的白袍,同學的襪子,沾著不明黏液的衛生紙
放滿了過期飲料的桌子,不知道誰買的零食可是我都吃了
牆壁上寫著歷屆學長姊曾經在這個值班室的掙扎跟抱怨,
或是被當成了跨越時空拿來聊天的留言板,
我曾經在牆上寫了幾句話,回了一篇三年前的句子
廁所.浴室或是離床頭最近的牆壁,
貼滿在半裸.全裸或彌留狀態下草草寫下的床號和醫囑

說好一周換三次,可是感覺都沒有準時換的床單,
當然當然,還有那些都不洗澡就躺床的基掰同學
那些濃郁而鮮明的男性賀爾蒙都留給了下個值班的女醫師 

這些生活的痕跡,求生的筆跡,
是伴隨我們在值班室漫漫長夜裡,不孤獨的印記
原來,大家都是這樣長大的阿...

我是一個很容易很容易失眠的人,
我總是想試圖抓住自己進入睡眠的那刻,是處於什麼樣的精神狀態
游離在現實跟夢境的那個Gate,
充滿了在浮雜生活裡終獲沉澱下被散射的光譜

不過我這失眠了十年的老問題在當實習醫師這年就獲得了完全的治癒,
我幾乎養成了一躺上值班室的床就馬上陷入昏迷的習慣,
就算昨天睡的超好超飽,今天白天躺上去也是馬上Coma
年休放假的日子,我反而還睡得比較差,對值班室的床甚是懷念

每每我半夜被叫起來開那些睡不著病人的安眠藥時,
我都很想花點時間去跟他們星夜呢喃一下,
因為我也曾經有過這樣失眠的痛苦跟掙扎

我一直很想跟他們說,其實睡不著亦是好的,
因為,沒有什麼叫做睡不著的覺,只有不夠累的人生

只要夠累,就會忘記什麼叫做失眠了 

0 回應:

張貼留言

發表意見的身分請選擇"名稱/網址"
只要填名稱那欄即可,網址可不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