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 sidebar | footer

2010年4月7日

大體解剖週記(五)

 DSC_9247-2
我忽然想起你
但不是劫後的你,萬花盡落的你  <敻虹,水紋>

偶爾我會想起你,但不是劫後的你,萬花盡落的你。
想那時我還在你家中翻閱你的相本,
你的面容還尚清晰。

而前幾週我們已經撥開老師你的臉部皮膚了,
我們總會在結束前,盡力還原成您本來的樣子,

可是這週我們已經把頭骨對半切開了,
所以復原顯得有些吃力。

我們也在你的骨盆腔做了一個直角的切割,
以便分離出整條完整的大腿,
有時我們會把腳扛到對面的解剖台,稍稍離開其他的你

境含說,我們都會拿老師身上有的東西跟自己比較
所以突然看到沒有腳的老師會感到特別難過。

玻璃門推開的牆上,掛滿每個老師的照片和生平,
我也許會記得某一台的老師哪條血管變異,
是否多擁有了一條二腹肌,
可是我從來沒有能力從照片上辨別出是哪個大體老師

週記的書寫是越來越顯晦澀了,
那些實驗室裡發生的事情,真實到我們無法對外談起。
我們是如何拿著電鋸鋸開一根根的肋骨,
空氣中瀰漫的骨粉又是什麼樣的氣味和煙霧,
這都太真實而難過了,叫我們如何寫進家屬看得到的感恩手冊裡。

我們只能用那些空泛的詞彙重複地謝謝.謝謝.謝謝你。


<敻虹,水紋>

我忽然想起你 
但不是劫後的你,萬花盡落的你 

為什麼人潮,如果有方向 
都是朝著分散的方向 
為什麼萬燈謝盡,流光流不來你 

稚傻的初日,如一株小草 
而後綠綠的草原,移轉為荒原 
草木皆焚:你用萬把剎那的 
情火 

也許我只該用玻璃雕你 
不該用深湛的凝想 
也許你早該告訴我 
無論何處,無殿堂,也無神像 

忽然想起你,但不是此刻的你 
已不星華燦發,已不錦繡 
不在最美的夢中,最夢的美中 

忽然想起 
但傷感是微微的了 
如遠去的船 
船邊的水紋......

0 回應:

張貼留言

發表意見的身分請選擇"名稱/網址"
只要填名稱那欄即可,網址可不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