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 sidebar | footer

2010年4月6日

大體解剖週記(四)

DSC_9208-1

每當躺在床上,我都會幻想我躺在一池粉紅色的石碳酸裡
閉上眼,很累,卻又難以入夢
眼前所見,腦中所想,盡是整個白天下午不斷撐開剪斷的結締組織

我的思考就像是那塊沾黏很嚴重的結締組織
我很難從其中游離出一條完整的神經或是一個純粹的思緒

還記得剛開始的時候,我是如何地忌諱這些味道,
衣服不能穿得太好,鞋子則是要穿最醜的那雙綠色NIKE,
回家總要先洗手兩次,頭髮也要沖個兩次,
最後更不能忘記要順便洗鼻孔,即使我知道不管怎麼挖還是會有味道。

當然食物也是要戰戰兢兢的小心面對,以免碰到地雷,
山東街的老夫子雞腿飯是絕對不能碰的,
吉林街的阿亮雞排則是不管怎麼吃都像是用石碳酸炸出來的,

我們害怕那些足以產生聯想的符號和味道,
即使那只是一袋,放在房間角落的實驗衣。

你甚至連安全帽都帶上了兩頂,
分成平常戴的,和實驗日專門用的,
你連寒流都不敢穿著外套上六樓,因為怕沾染上那黏膩口渴的味道
你總是戴上厚厚的口罩,怕福馬林直達你的嗅神經,
害怕那味道幾近輾轉和你的大體成績一同成為海馬迴裡揮之不去的記憶
你總是在中途上廁所時,盡量不用手指頭碰觸到你的陽具
你總在回家前細心的檢查每個口袋,怕把老師的某個部分偷渡回去

你以為這些幾近於宗教儀式的繁文縟節
就可以,就可以,不把靈魂帶回去。


後記:

本文後半段主要是在描寫我一個大學同學
當眾人都漸漸習慣石碳酸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時
這些堅持反而成了一種可愛的.難得的.信仰

0 回應:

張貼留言

發表意見的身分請選擇"名稱/網址"
只要填名稱那欄即可,網址可不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