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 sidebar | footer

2010年3月1日

大體解剖週記(二)

Picture-3

                                    (原圖引用自http://streetanatomy.com/page/6/)

第一刀下去的時候,我感覺到的是無比的平靜...
                                                                                2010.2.23

一如往常的,我們圍繞在大體老師旁,
數到三,然後一起深深地鞠躬說"老師好"

我們把老師翻到了背面,
因為人體背部表層比較少重要的血管和神經,
所以對第一次學習解剖的我們來說,
這可以避免在練習剝皮時破壞到重要的構造。

另外,我想在某種心理的意涵上,是可以不用直視老師的臉容。

我拿起粉筆在老師的後大腿上畫出將要切割的直線,
粉筆因著石碳酸的沾濕,所以只能在表皮上擦出一長條角質的脫屑。

大體實驗室不是一般人想像地那般肅穆和寂靜,
畢竟,這裡同時有著兩百個學生在開大體。

然而,在我第一刀下去的時候,我感覺到的卻是無比的平靜。

沒有掙扎和激昂本身,反而是一種隱隱的恐懼,
我環顧四周的同學,大家都是如此這般的表情。

這四年來的醫學教育,不斷地默示我們這一天的到來,
而我們也都一直自我暗示著,成為一個醫學生應該有的樣子。
以致於我們彼此的臉上,在此刻,流露出某種類似的平和及寧靜。

------------------------------------------------------------------

皮膚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薄,第一刀下去時就到淺筋膜了,
我在左大腿上面切出一個銳角,然後往下慢慢地剝皮。

解剖刀的刀角要保持斜斜的,這樣taut collagen fiber才好刮,
撕開皮膚時,則是要薄到只看得到乳突斑點才算薄,
小剪穿進半透明的薄膜間,撐開那些像是絲綢的筋膜和結締組織,
最後再把整隻手伸進去裡面,直接分離出整條完整的肌肉。

此時,已經過了六個小時了。

我們的大體老師沒有什麼脂肪,所以後股皮神經一下子就斷了,
其中右腿的大隱靜脈也沾黏在皮膚上無法分離,
小隱就更不用說了,連助教都是用猜的。
坐骨神經則是銀白色的好粗一條,就像是緻密的光纖一樣,
直直往下分離出脛神經和偏外的總腓。

臀大肌的分離則是十分費力,
我跟小柯兩個人一起合作,
一個人用手去感覺肌肉的邊界,一個人負責用大剪刀剪開厚實的肌肉,
還要小心地不要破壞到貼在下面薦結節韌帶。

後大腿和臀區算是很好開的,下週就換我們輪值困難的頭頸部解剖了。

最後,還是一樣圍成一圈,
"謝謝老師",我們下週見。

1 回應:

wuyuqun wu 提到...

air force
nike air max
nike air max
jordan籃球鞋專賣店
nike air veer
nike air veer

張貼留言

發表意見的身分請選擇"名稱/網址"
只要填名稱那欄即可,網址可不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