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 sidebar | footer

2010年2月26日

大體解剖週記(一)

3728643601_06059f2d11_b(photo by norbelthomas,原圖見norbelthomas's flickr)

每個人都只有一個身體,一個獨一無二的身體,
試想,有誰能夠在生命的最後想的不是自己,
而是把最熟悉的身體託付給一群不曾見過面的陌生人。
                                                 -  by 牙醫系代表 雲婉芬同學

寒假的時候,我們要幫大體老師洗澡,
在拉下屍袋的那霎那,其實是整個大體解剖過程中最令人難過的地方,
因為這時老師的樣子就像是剛剛才往生一般。

即使身體是冰冷的,老師的面容卻依然乘載著人類應有的情感。
我們輕輕的捧起老師的臉,剪去老師頭上的毛髮
仔細地清洗老師身體上的每一個地方。

我們對於「人類」這個物種的情感想像其實都只是only skin deep,
而非那些肌肉的節理或是神經血管的走向。

而今天,我卻要拿起解剖刀劃開這層情感記憶的載體了。
在那霎那,我腦中所想的是什麼?

我所努力回想的是,

在感恩儀式完的那個下午,
我們四個回到實驗室幫老師做最後保濕的動作,
在淋滿石碳酸後,我又凝視了老師的面容好一陣子才拉上了屍袋。
因為我不知道在開完整個大體後,
我是否還能記得老師您現在的樣子?

那眼是我的開始,卻也是我最誠摯的告別。

1 回應:

wuyuqun wu 提到...

nike roshe run
kobe 9代籃球鞋
nike roshe run
nike air force
nike air force
jordan 3 爆裂紋

張貼留言

發表意見的身分請選擇"名稱/網址"
只要填名稱那欄即可,網址可不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