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 sidebar | footer

2009年11月4日

離開,弘毅樓以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2009年10月31號傍晚,我在台北捷運中山地下街漫無目的閒逛
我停留在一個看板前面,那是"台北ㄑㄧㄠˊㄑㄧㄠˊ頭"的文宣
而在看板旁邊,就正播放著高雄橋頭"金甘蔗影展"的得獎影片。

或許是那種懷舊的氛圍吸引著我吧,
我就在那小小的螢幕前面站了足足三十分鐘而不嫌累,
但我不得不說,
在台北看金甘蔗影展就像雄中同學會選在台北開一樣地奇怪。

雄中畢業四年了,
如今我卻站在捷運公館站四號出口擁抱每一個我熟悉的朋友。


1381143902

高中都在讀書的同學,都考上台大了
高中沒在讀書的同學,研究所也都上台大了...

總是常說紅樓築夢,
我們班卻是在走出弘毅樓以後,才真正開始逐夢。
那些沒在讀書都在抓四腳獸的日子,成就了也形塑了四年後現在的我們


我 

當年高中在聯誼的時候,就被文藻妹發卡的林珽蔚,
現在都已經是台大化學書卷一了,
我真心的覺得這位行為異常.生殖慾望強烈最近又被戴綠帽的男生
可能是台灣未來最接近諾貝爾獎的男人。

一見面我都還不太敢說他被劈腿的故事,
林鳥人就已經自己開口說:
"幹大帥我都戴綠帽了啦,媽的我們實驗室都在叫我小綠綠了!"

分手沒在哭哭啼啼的啦
幹,這就是男生們亙古不變的鋼鐵友情。


DSCF6619
(雄中同學小聚-攝於台北公館某酒館 2009/10/31)

每次在開國中國小同學會時,我都有種近鄉情怯的感覺
因為大家總在討論彼此變了多少,跟以前多麼不一樣,
但那些我所寄託與倚靠的記憶,卻不復存在。

其實我並不是那麼在意你考上了那裏,讀了什麼學校
或是你現在賺了多少錢,一個月薪水多少
是否變得更為漂亮,到底交過幾個男/女朋友

我在意的是…我是否能再次從你的身上找回我熟悉的你
那些本該被細心呵護的本質,以及那些共同的記憶

我總是能夠輕易地在雄中同學身上找回那種本質
而在這樣的聚會中找回到歸屬感,彷彿我們不曾畢業過。

1381143898
(雄中高三的下課,全班都睡死了,只剩下鄭孝勇在接教官室電話)


那天稍早,我去陽明大學分享了在索羅門的志工服務經驗
遇到了好久不見目前正在就讀陽明醫科五年級的鄭孝勇,
上次我們一起出現在台北,是在高二那年TRML的數學競賽
我印象很清楚,因為那次考試我作弊
把隔壁華盛頓中學"100!"的答案抄成了"1001"

在他帶我爬軍艦山時,我們瞭望了整個台北盆地
那時風很大,我跟他說:"嘿~阿勇,我覺得你都沒變"
孝勇說:"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呢?" ,”我覺得這樣很好!"

縱使四年來變化很多,我卻依然能夠在你的眼神中看到高二的你
我們都沒有忘記17歲,甚至否定17歲,這就是莫大的安慰。

台北對我來說是陌生的,
我所去過的國家都比我去台北的次數還多
但站在軍艦岩上的你,是熟悉的。
在公館一起吃飯喝酒的雄中同學,是熟悉的。

這樣就足夠了。

劉學_000(高中一年級-體育課後的我)


同學們都大學畢業了,有些也去當兵了
而我的大學生活卻還沒有過1/2,

我深刻地懷念著那些一起在弘毅樓奮鬥的雄中同學們。
在蔣勳所謂情慾孤獨的轉換過程中,是我們,一起走過。


1381143901
(高中三年級-畢業前的合照)

1 回應:

gay科 提到...

帥哥 借我放FB~

張貼留言

發表意見的身分請選擇"名稱/網址"
只要填名稱那欄即可,網址可不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