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 sidebar | footer

2008年11月26日

一八九五,乙未

1124740364


在一片支持國片的熱潮中,我去看了影片<一八九五,乙未>
在偌大的華納威秀廳裡面,只有12個左右人前來觀看。

我不難想像為什麼這部片無法像<海角七號>一樣熱賣,
或是至少像<囧男孩>那般給予了觀眾某種較深刻細緻的底蘊。

<一八九五>的導演洪智育試圖創造出一種史詩般歷史和畫面,
但是因為經費實在不夠,而使呈現出來的質感有點像是<戲說台灣>之流的午間劇場,運鏡上也不夠電影,倒有點像電視般的平鋪直敘。

於是整部電影草草的用幾張地圖和逐一浮現的文字帶過,
而無法確切的在少數場景切換中表達出整個島嶼在割讓期間的不安與悲哀
於是我們只能在那斷裂的文字與畫面間,盡情的想像


是真的,我無法說他是一部很好的電影。
但也真的,我有所感動,即使我了解這只是很個人化的一種民族情感。


整部電影以客家話做為主要語言,裡頭的海陸腔與我熟悉的客語略有不同
但那試圖勾勒出客家村莊的古早模樣很讓我感動,
讓我遙想在我爺爺之前,我們一家一值以來都是務農,
彭城堂的字樣高高的掛在家門的頂樓,
大年初一吃素是為了紀念開台祖當年渡台對媽祖所發下的心願
但我對那些老遠的記憶都只是想像而以。


我的外公是從湖南跟隨十萬青年十萬軍一路逃到台灣的榮民
我的外婆是台灣土生土長的台南麻豆人,
而我的爺爺奶奶是一輩子不太離開美濃的客家人

於是我從小對於政治人物口中所謂的台灣認同都感到嗤之以鼻

民進黨的愛台灣是閩南沙文的台灣,
而眷村文化在進入90年代末期後,已凋零殆盡
我讀的高雄中學以身為被日本殖民創建的光榮校史沾沾自喜
而原住民文化,只有到我們要去國際交流要表演的時候,才會想起?

那客家人呢?已經成為了一種次文化。

閩南語不會因為國語化運動而消失,
但是客語卻不是如此,不管是誰執政,客語字彙增加已經逐漸停滯是事實


常常聽到有人對我說:"台灣人不會說閩南話,你還是台灣人嗎?’
我從小就對這句話非常反感,而造就了我對閩南語學習的排斥
這是一種沙文,強迫我跟你一樣
就像我不強烈支持野草莓,就被認為是資訊不足或是笨到沒上PTT2看文
那種傲慢,自以為,都是一種主流文化在對次文化的剝削

誰比誰愛台灣?誰是台灣之子?誰的血統純正?誰先來後到?
悲哀的不是"一八九五,乙未割台"或是國民黨政府接收日治下的台灣
而是都到了2008年,這竟然還是個議題?


於是,我可以理解在朱天心.白先勇的懷舊文學裡那種孤臣孽子的情感
那種只能在清明節燒著紙錢,卻不知道燒給誰的心情
幾百萬的外省軍民,在這片土地上,是沒有祖墳的阿

畢竟那些故事,那些顛沛流離從湖南到台灣的遙遠旅程與戰火
真真實實的把記憶都埋存在我四分之一的血液裡
只是這份情感與憂傷,隨著眷村的消失,榮民的老去,倒也淡去了
所謂的外省政權與本土政權的爭執意外在幾代的交替後開始銷聲匿跡,
倒是朱天心的<古都>那幕對於燒紙錢的描述依舊在我的心裡不曾離去。


但我卻少有對於客家文化的認同,以及可循的歷史脈絡
些微能夠擁有的是李喬所著的<寒夜三部曲>和<一八九五>
以及鍾理和在國高中課本裡面偶有一篇的文章。

我們似乎都只記得余光中與笠詩社之間的格格不如
卻忘記了那些深山採茶的刻苦一生的客家子民在走入城市後
他們的面孔變成什麼樣子?


<一八九五>裡面最感動我的一個片段是
在一片群山圍繞的平原中
有幾個客家婦女在一片稻浪中插汗耕田


而那對外人顯得有點短促拗口的鄉音,卻才是我熟悉的台灣和原鄉。



1 回應:

匿名 提到...

好!大陆客家人路过支持一个
TZ

張貼留言

發表意見的身分請選擇"名稱/網址"
只要填名稱那欄即可,網址可不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