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 sidebar | footer

2008年10月6日

我也是晨型人


自從上了大三,我被強迫當了好幾次晨型人...

雖然也不是特別認真

不過我都習慣利用半夜看書

常常讀一讀就凌晨三點多

如果躺到床上翻來覆去到五點還睡不著

我就會無奈的走向早餐店

而那早餐通常是50公尺外的麥當勞十全店



清晨六點的瀋陽街其實我已經很熟悉了

會有幾個沒事幹的國中生就出現在早餐店

我真不知道這群小鬼是不是人生沒有比上學更快樂的事情

需要這麼這麼早起床

這會讓我想起我國中有個白癡的同學

凌晨三點跑去學校打球六點吃豆漿店七點上學

對照現在讀書讀到失眠精神萎靡的我

我也只能牽強的乾笑



過一個轉角,會先經過威尼斯人酒店

我站在五公尺外就可以感受到那強烈的冷氣

而且空氣中還透著一種很酒池肉林的氣味

小學老師說這種不良場所的冷氣風口都放安非他命

如果真的是這樣

那我還真的願意在門口給他吸一整晚

就像有的人喜歡在加油站大口的呼吸

上了大三後我真的開始相信

有人會為了讀書所以去吸毒



我每次經過威尼斯酒店都會狠狠地看裡面的小姐

不過通常望向我的也是狠狠的門房

雖然我們只有短暫地四目交接

但是我相信我們靈魂是有所重疊的

因為我們都是同一種晨型人

只是我讀的是大體,她賣的是肉體

我們的靈魂在格林威治標準時間+8的早晨六點五分

有所意會

差別是她之後就可以倒頭大睡拿一大筆錢

我卻還要準時上學



酒店旁邊就是麥當勞,

早上六點不至於需要排隊

我總是點3號餐,豬肉滿福堡加蛋

外加把飲料換成亞美利加諾黑咖啡

剛剛好一百塊

不需要找錢,在這種肉體與精神即將脫離崩解的時刻

麥當勞提供我最機械化的點餐程序

快速簡便高熱量

不用在臨死之際還靠北早餐做太慢



然後我會再度開啟自動導航系統

在無意識的情況下緩慢地走回宿舍

打開晨間新聞吃早餐



通常早上八點十分的課,

我會趕在八點出門

而通常十全跟自由交叉的紅燈在這時會剛好亮起

也因此我陪馬路對面的博愛國小

升了好幾次旗



我還記得每次我聽到的時候

都是國歌的最後幾句

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從甚麼時候開始,變得不太愛唱國歌

我已經忘記

但是博愛國小的國歌我卻很愛聽

似乎有個校長還是主任的中年男子

總是會拿著麥克風帶頭唱

那真是我聽過最慷慨激昂澎派的國歌

唱的是如此的鏗鏘有力

好像似乎四十年來,他對國歌的信仰不曾改變



綠燈亮起

熬夜過後的靈魂一經日曬總是顯得格外灼熱

於是我快步走進A2,我又將開始燃燒生命



(最上面照片也是上次睡不著時候跑到頂樓拍的)


1 回應:

nthomas 提到...

照片拍得漂亮喔!!

張貼留言

發表意見的身分請選擇"名稱/網址"
只要填名稱那欄即可,網址可不填